年輕人雄心壯志,有了一定的生活閱歷後,有不少人會猛然醒悟的樣子,覺得做個普通人也不錯,然而做個普通人未必就那麼輕鬆。
  草根、百姓,或者是平民等這些詞彙,指稱的應該就是普通人了,然而到底怎麼定義“普通人”卻是個很複雜的事情,頭髮想白了也沒有找到答案。不是我矯情,普通人對應的是傑出的人,還是頂戴花翎的人?再有時傳祥這樣的傑出人士,普通人的坐標真的是不好定格。
  細論起來有點臆想的味道,也許腦子裡普通人的想法有些無聊,本來就是一普通人,還叫囂要以平凡的普通人為榜樣,這種說辭無疑很滑稽,大約骨子裡的願望是望塵權勢、威名之餘也保有一點樂觀吧,像緩慢地砍柴、輕鬆地放馬,樂觀地面朝大海、豁達地背身霧霾之類,我想賢達們也願意愚鈍的眾人能領悟近似的思想,這樣至少有助於社會的和諧穩定。
  想法是這樣了,安貧樂道就不是很容易的事。我有一位老哥很多年裡一直沒有功成名就的欲望,據說工作之初他和單位的老大有特別的交情,人家曾經準備讓他管幾個人來著,結果老哥覺得自己不合適,回絕了。工作和日子就這樣普普通通地延續了很多年,臨近退休,普通的老哥房子也沒法變大,工資也被通脹迫害得低了許多,雖然看起來人還是保持了平和,但臉上終於還是偶爾有了無奈。有一天我忍不住問起“讓他管人”的傳說,老哥不置可否,只說自己就是普通人,年屆退休了,回頭看也沒什麼不好。
  我覺得榜樣沒有給出明確的指引,說起來每個個體都是特別的,要找尋一種恰當的生活方式,估計是沒辦法從個人的生活軌跡中抽離出範式的,即使是作為普通人。面對消費主義的大潮,簡樸生活當然可以是內心的選擇,但在現實社會裡,一個靠工薪度日的人完全不可能像陶淵明那樣的小地主一樣灑脫,看看周圍,充斥著那麼多為了自我的肯定而支配(奴役)他人的傑出人士,做一個普通人實際上也需要剋服很多東西,也許並不比辛苦的開拓者和領路人容易。不管怎麼說,個人的完善是不能只歸諸於孤立個體的,在每個人相互緊密關聯的市場經濟中,願望的滿足需要對社團、社會的共識(比如價值、道德)達成一致,否則的話,一定會遭遇來自四面八方的“價值”否定,主觀的自我認同也許只有在擁有土地的財主院子里才能得到安慰,失去了鄉野的土地,所謂的獨立人格,比如傳說的歸隱俠士之類,更像是頭暈眼花之時的偽像。
  面首、後宮這些非法的玩意兒不說,儘管很多人覺得都是吃一口飯、睡一張床,所以做一個尋常而又少運轉心智的普通人沒什麼不好,不過這有點自欺了,財富和身份可以讓您上班的路更近,如果有孩子的話,學校的好壞也用不著操心,等到身體欠安,是專家看你的臉還是你看專家的臉就不僅是感覺不同了,排隊不排隊,各種各樣的貴賓通道就更不用說了……
  可見,錶面上看來可以少操勞,做個普通人更優哉游哉,實質上不過是一種錯覺而已。普通人沒遇到事還可以假裝輕鬆,真有事的時候,那就很累了。老實說這些道道我都很清楚,之所以還是想著當一個可以幸福的普通人,並不是基於可以悠閑的撞鐘度日,雖說各盡所能、各取所需的美好社會很遙遠,但相信“貴人”和平民一起排隊換內髒的平等社會應該會近一些。
  從根子上說,背負自身命運的是自己,你當然可以期望包黑子那樣的家伙在路上想起你受的委屈,也有機會看到精英們自己做個籠子來限制失控的自我意識,可是如果沒有你的參與,沒有制度的保障,這種美好的生活就不太可靠。或者換一種說法,當你想方設法為以超出規範的手段謀求不當利益(比如升學)並且獲利的時候,理性地想想,未必是值得高興的事——身為普通人,你變相支持的環境必然會使你在別的地方失去更多的權利。
  (原標題:【陋室觀復】做普通人也不容易)
創作者介紹

便宜系統傢俱

qt67qtyoa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